“摇曳”的篮球架 “勇敢”的爬行者!

一座城市是够牢固要看一个城市最重要但又不起眼的基础建设,它不仅代表一个城市最基本的安全系数,也体现城市建设者对于百姓的责任与良心。看似一个不起眼的下水道井盖是否正确摆放,一个路灯的照明是否正常发挥作用,别以为这是一个小事,处理不得当就会引起不小纠纷。

前不久,吴某和同学刘某等四人在某公园内游玩时,进入篮球场,吴某爬上篮球架,不料因篮球架移动底箱未固定且里面承重物低于安全标准,导致篮球架失重而倒塌,其头部受伤血流不止,即被送往进贤、南昌、上海等多家医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353793.47元。出院诊断为颈椎骨折脊髓损伤伴截瘫,头皮裂伤。吴某的损伤经江西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伤残一级,完全护理依赖,取出骨折内固定椎弓根钉后续治疗费10000元,合并症治疗后续治疗费每年10000元。残疾辅助器具288788元。

经查明乙公司与丙公司签订一份《公园停车场部分停车位改建篮球场的施工合同》,工程地点为:公园停车场,工程内容为:原有停车位拆除、沥青路拆除、建篮球场等。合同签订后,丙公司将篮球架生产安装完毕,交付给乙公司使用、管理,但未经对方验收。同时,吴某在进入篮球场攀爬篮球架时,刘某与此同时不但不进行劝阻,反而一同进行攀爬,其他同学在场也均未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劝阻。

首先,我们要明白该案件是涉及到关于建筑物设施出现故障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根据《中华人民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建设单位、施工单位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在本案中,甲公司作为设施实际管理者,没有对篮球出现的问题进行及时发现,有效的维修,应承担一定责任。丙公司实施完成后交付给乙公司,施工单位的丙公司并没有建设合格的篮球架,而乙公司未对丙公司建设的篮球架进行检验,所以二者应承担一定连带责任。刘某对于篮球架的倒塌起到一定作用,应承担一定责任。而吴某明知攀爬篮球架的行为存在危险而任意为之,自身承担一定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终,法院判决了甲公司、乙公司、丙公司、刘某等四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判决吴某医疗费等各项损失1465374.17元由甲公司、乙公司、丙公司分别赔偿366343.54元;乙公司与丙公司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刘某赔偿原告吴某73268.71元;驳回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城市里林立而起的高楼大厦固然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代表,但是在城市的角落里,那些看不见的边边角角才是更加能体现人文情怀的温情。我们城市的建设者们,应该秉承着一份细心、专心、耐心,让大城小城洒满真情,让大爱小爱温暖你我。而作为每一个公民除了有权利共享社会福利资源,更应该有爱护的义务,规范自身行为,争做懂礼守法的好公民,营造和谐友爱城市氛围,打造城市新名片。

自2006年从事法律工作以来,始终专注于刑事领域,并在审前辩护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良好的辩护效果,被誉为“审前专家”。在十余年的刑事辩护工作中,以专业的技术能力、勤勉的敬业精神,有效地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当事人及社会各方的认可与信赖。

第十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刑民交叉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第九届、第十届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会员;全国律协青年律师领军人才训练营学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硕士研究生导师。2016年参与福建缪家五口杀人、包庇案的申诉及再审代理工作,最终获得无罪判决,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评为“2017年度中国律师行业最受关注人物之一”,被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及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联合授予“2017年度刑事辩护杰出成就奖”。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